21找小说网欢迎您,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第十五章 二娘煮饭婆 作者:风光

发布: 2013-04-05 15:27 |来源: 互联网 | 查看: 0

?

此时的她,连平时唇边那最勾人的梨涡都若隐若现,淡得像要慢慢消褪不见。

?

  穆弘儒见状胸口一紧,呼吸几乎为之停止。

?

  丞儿都告诉我了,这镯子,是他拿给你的。他深吸了口气道:忻桐,我要向你道歉,是我误会你了,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

?

  他好傻,不是叫他别说的吗?不过这也显示了那孩子心性纯良,她心中稍感安慰。我被误会也就罢了,你别太苛责他。

?

  其实我会对此事有这么大的反应,是有原因的,这关系到我穆家五百年前的一个传说。犹豫片刻,穆弘儒决定把事情全告诉她。到目前为止,她所受的苦都是不应该受的,他已经害得她够惨了,不能再让她什么都蒙在鼓里。

?

  若是……若是让她到最后还做个糊涂鬼,他会自责内疚一辈子,甚或可能就随她一起去了,免得心痛的折磨让他生不如死。

?

  五百年前,我穆家的先人和妻子十分恩爱,妻子手上戴了这镯子,在她死前立下誓言……他言简意赅地叙述了传说的内容。……所以我怕,我怕你戴上镯子后,会像琴音那般,因咒誓而出了什么意外……

?

  他这么一说,忻桐就全懂了,可一股哀感再次占据了她全副心神。所以你是怕我非你命定之人,对吗?

?

  忻桐,不管你是不是我命定之人,我确定自己很爱你。我只是怕这镯子会伤害你,就是太爱了,才担心失去。他伸长了手,轻抬起她的头,坚定地望着她。无论如何,我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五百年前的一个咒誓。我一定会救你出来,让你不再被镯子的阴影笼罩。

?

  他终于向她说爱了……心知他一言九鼎,出口的话绝不妄言,忻桐空洞的心在这一瞬间被他的浓浓爱意所填满,在牢里受点苦、吃点亏,好像也不算什么了。

?

  原来她好傻,真的好傻,居然去嫉妒已逝的人,他平时对她的情意,难道她都感受不到吗?

?

  不管他对琴音是愧疚或有什么其他的情感,她根本就不需要在意,因为他现在爱的人,是她呀……

?

  好的,夫君,我相信你,我们一起战胜这五百年前的咒誓。忻桐朝他安慰地一笑,如果我这次能逃过一劫,回到夫君身边,那就代表我是夫君的命定之人喽?

?

  隔着冰冷的铁栅,他们四掌交握,传递着彼此间的爱意与信任,希望此刻能停驻,成为永远。

?

  只可惜好景不常,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那名小太监一头钻了进来。

?

  穆大人,时候差不多,侍卫要交班了。

?

  无限的惆怅荡漾在他们之间,忻桐主动放开穆弘儒的手。即便不舍,她既选择相信他,就不能害了他。夫君,你快走吧。

?

  穆弘儒牙一咬。我一定会救你的,你等我!说完,他和小太监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?

  忻桐望着他的背影,方才在心里隐忍的痛苦,突然随着泪水不受控制地奔流出来。

为了营救忻桐,穆弘儒决定迂回地去找梅妃。

?

  其实,他根本不相信梅妃中毒,但后宫不是那么容易能进去的,他只好拜托黄大人的夫人悄悄替他入宫求见,探探路子。

?

  三天过后,黄大人却脸色凝重地前来,令穆弘儒觉得十分不妙。

?

  内人说梅妃出宫了,在皇上寿宴后便带着宫女随从说什么要回家省亲,大队人马趁夜离开了京城。黄大人眉梢挑得老高,神情义愤填膺。哼!我就不相信中了毒,身子还能那么有精神地到处走,肯定是皇上要她先避避风头,免得让人看出什么端倪。

?

  说到这里,他朝穆弘儒叹了口气,顿了下又道:穆夫人确实是冤枉的,皇上居然为了疼自己的女儿就陷罪于民,实在有亏德行。

?

  即便是皇上,我也不会屈服的。穆弘儒凝肃着脸表示。我告诉过忻桐,一定会救她出来。

?

  那仪安公主真不像话,想要什么东西就不择手段也要得到,那也得看对方肯不肯给啊……他还在朝时曾经抱过仪安公主,想不到当时可爱的小女娃,长大后会如此任性妄为。

?

  不过,也只怪穆弘儒这青年才俊太吸引人了。

?

  黄大人仔细打量了下,却发现他和数月前刚娶妻时意气风发的样子差了许多,连鬓边都多出几缕白丝。你呀,也要好好照顾自己,瞧你形容枯槁、气色灰败,若是也倒了下去,如何营救令夫人呢?

?

  我倒希望自己丑到一个境界,让公主看了之后打消对我的任何念头。穆弘儒揉揉额际,最近他头疼的事实在太多了。

?

  黄大人安慰地拍拍他,我在宫里安排了几个人帮你看顾着夫人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马上就会有人来通知的。

?

  话才说到这里,好的不灵坏的灵,门房突然急匆匆地来通报,说黄大人家派人来了,那人后头还跟着一名小太监。

?

 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,心都凉了一半。

?

  快请。穆弘儒甚至站起身来,他已经坐不住了。

?

  门房跑离后,很快领了两个人进来,前头的人穿着长工的衣服,看来是黄大人的家仆,另一个则是穿着一袭儒士装,但细白的脸蛋一看显然就是宫里来的太监乔装而出。

?

  黄大人、穆大人。小太监先行下拜,奴才到了黄大人府里,听闻黄大人到这儿来了,就急忙赶过来……

?

  行了行了,别忙着拜。废话少说,是不是穆大人的夫人出了什么问题?黄大人是个急性子,实在耐不住太监们老是习惯废话连篇。

?

  禀大人,出了大问题呀!小太监一脸慌张道:夫人入宫求见梅妃娘娘的事,被个碎嘴的太监告诉皇上了,皇上很快便联想到穆大人这里来,叫来侍卫又问出穆大人曾在天牢私会夫人,于是龙颜大怒,立时便下了旨意,要将夫人流放到江南!

?

  穆弘儒脸色一白,倒退一步,突然气急攻心,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,整个人也因此跌坐在椅子上。

?

  穆大人!

?

  黄大人和太监都吓了一跳,急忙要下人去请大夫来,却被穆弘儒挥手制止。

?

  看来皇上是不留余地了……没想到他们夫妻竟要以此莫名其妙的方式被迫分离,如果相爱的人没犯任何错,却要受到这种结果,天理究竟何在?

?

  黄大人和小太监都摇了摇头,黯然不语。

?

  天理何在?天理何在?穆弘儒已经有些疯狂了,文士的癫狂之气在此时彻底表露。我不会屈服的!连自己妻子都保护不了,还算什么男人!就算是皇上,我也要抗争到底!

?

  小太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,也不禁难过起来,为难地说:穆大人,流放夫人的囚车已经兼程开出京城了,你……若要见夫人最后一面,快马追去可能还来得及……

?

  穆弘儒看了黄大人一眼,黄大人急忙挥手示意他去。

?

  他快步出了厅堂,冲向马厩,想都没想便牵了胡关神骏的千里马,不顾其他下人的阻拦,跃上便冲了出去。

?

  虽然马术平平,但就算冒着坠马的危险,他也要见到忻桐!

?

  押解忻桐的囚车,低调地从霍家桥出了京城,沿着溪谷的小径一路往南直行。

?

  幸好士兵们都对忻桐十分礼遇,一方面是知道她的情形,心生同情;另一方面也是穆弘儒平时为人极受推崇,大伙儿都不愿太为难穆夫人,因此一路给她方便。

?

  一行人刚出京城不到两个时辰,便听到后头传来急剧的马蹄声,而且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,领头的士兵一声吆喝,囚车停下,所有人都戒备起来。

?

  马儿很快地靠近了,一名士兵瞧见马上的惊险画面,突然惊呼——

?

  是穆大人!

?

  但见骏马上的穆弘儒,高瘦身躯在马儿背上被抛弹着,只凭一股意志力抓紧缰绳,才没在这么快的速度里跌下马。然而一接近囚车,他忽然狠狠地一勒缰绳,马儿吃痛立起,他便远远地被抛飞出去。

?

  士兵们见状,急忙上前抢救,幸好在他落地前,他们伸出的手替他缓了跌势,才没在落地时直接断了气,否则这次和忻桐的会面,将会是货真价实的最后一面。

?

  领头的士兵见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挣扎着爬不起来,面容有些僵硬地问道:穆……穆大人,你要劫囚吗?

?

  穆弘儒在身旁士兵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站起身,灰头土脸地说:我只想见我夫人一面……让我见见她,好吗?

?

  士兵们你看我、我看你,谁也不敢作主答应这违例的事。然而穆大人显然是拼了命赶来,还差一点就回老家,令人对他们夫妻感情动容又钦佩,最后,领头的士兵点了点头,众人便让开了一条路。

?

  他跛着脚过去,走到那头,轻轻地握住已哭红双眼的忻桐的手。

?

  夫君……能见到你,已经够了,你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……方才见他坠马,她吓得当场呼吸停止,胸口剧痛,差点都想随他一起去了。